沧州房产网
资讯

40年40人:李浩:岁月不老 初心不变

沧州晚报更新:2018-12-28 10:45:00 我要评论
我要分享
摘要:
本报记者 钱冀敏(李浩,47岁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河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,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特聘教授。)档案1988年在沧州师范学校美术班学习。1991年在海兴县国防教育办公室工作。2004年在沧州文联工作。20

QQ截图20181228090221


本报记者 钱冀敏

(李浩,47岁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河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,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特聘教授。)

档案

1988年

在沧州师范学校美术班学习。

1991年

在海兴县国防教育办公室工作。

2004年

在沧州文联工作。

2007年

荣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全国短篇小说奖。

2016年

在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。

2018年

荣获第四届林斤澜短篇小说奖。

儿时开启了文学“幻想”

记者:您对文学的追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李浩:我对文学的追求应从儿时算起。我的父亲是一位教师,中文专业毕业,他很喜欢读书,对我影响很大。小时候家里收藏着许多文学书刊,正是这些书填补了我孩童时期的空白记忆,也正是这些书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。

儿时读过的一本《无头骑士》,我至今记忆犹新。读了《无头骑士》后,我开始对未来世界充满敬畏和幻想,幻想哪天那位骑士会游走在我们的小村庄,还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一位骑士,徜徉世界。初中语文课上,学了李煜的《虞美人》,这更加激发了我对文学的憧憬。可以说是《虞美人》开启了我对文学的向往,即使我成为另一个国度的过客,也可以用我的笔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记者:能简要说一下您的成长经历吗?

李浩:我的成长经历很普通,在海兴上学,到沧州师范学校学习美术,然后被分配到海兴县武装部工作。2004年转业到沧州文联,2006年到河北省作协,后来到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任教。

记者:您是怎么走上文学道路的呢?

李浩:至于走上文学道路,这里或许有个“预谋”,也就是说,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此幻想,但当时我还有一个幻想是成为一名画家。到沧州师范学校学习美术,恰恰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差距。绘画和书法,我现在还在做,但已经变成“业余”,写作成为了专业。

父亲是个喜欢读书的教师,他对我走上文学道路有一定影响。另外一个影响我的人是孟建华先生,是他让我接触到现代诗并喜欢上了它。我小时候有两个愿望,一个是成为一名作家或画家,另一个是在大学里教书,我竟然都实现了。

感恩火热的时代

记者:您作为一名作家,又是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者和亲历者,感应着时代的节奏,您对改革开放有着怎样的感受?

李浩:也许我到了已经开始怀旧的年龄了……我很幸运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时代,虽然当时并不觉得它意味着什么,并不觉得它对生活和认知的影响会有多大。日常还是日常,我们的课程还要一课一课地学——当时真的不觉得有什么,感觉平常无奇,甚至有些怨怼的情绪。但现在想起来,上世纪80年代是多么美好的黄金时期啊,那是我多么好的学习的年龄!

记者:您的求学过程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浪潮,这对您影响大吗?

李浩:我的主要教益来自于在沧州师范学校学习的那几年,如果不是沧州师范学校的氛围和那样的时代环境,我也许不会是现在的自己。我感恩我的老师们,感恩引导我的诗友们,也感恩火热的、有激情的改革开放时代。

1988年9月,我从家乡海兴县考入沧州师范学校美术班。沧州师范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大环境,那就是大家都在“拼命”地读书,都在“拼命”地让自己增长知识。作为一个美术生,我的阅读或多或少有“被裹胁”的成分,现在我异常地感激那个“裹胁”,真心感激。当时,没有谁肯落在别人的后面,没有谁不希望更新自己的知识以追得上时代甚至超越这个时代。

记者:沧州师范学校的学习经历打开了您的视野?

李浩:在沧州师范学校的日子里,我最大的收益还不是知识上的,而是敞开,带有“振聋发聩”感的敞开,在那里我意识到外面的外面是多么的阔大丰富。那是一个敞开和不断敞开的年代,新思想、新思潮不断地出现、不断冲击着我们,有的那些坚固其实很容易被击碎,我们甚至都有充当“时代弄潮儿”的冲动和野心。

在那段时间里,我开始学习怀疑,学习争辩,学习反思。那时候,我们咏颂着北岛的“我不相信天是蓝的,我不相信雷的回声,我不相信梦是假的,我不相信死无报应”,咏颂着“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,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”……这对我那样的年龄来说,它在我内心里激起巨大的回响。

岁月不老 初心不变

记者:一个作家的创作离不开他生活的时代,时代的变革有没有映射到您的作品里?

李浩:是的,你说得对,没有一个作家能够离开他生活的时代,时代影响终会在他的写作中或思想中得以呈现。现实是并且一直是小说的诞生地,但也恰如略萨指出的那样,小说不是生活生出来的,它从生活出发落实到小说中需要经历一系列复杂而深刻的变动,需要写作者动用想象和幻觉的魔法。

在我的创作中,我多是采取虚构的、遮遮掩掩的方式,直接把变革写进小说的……很少。如果非要提,我就提我的长篇小说《镜子里的父亲》吧,它书写的是一个农村知识分子的大半生, 其中涉及到不同的时期,包括变革对人物的影响。还有一个中篇小说《为了,纪念》,是写一个诗人的。诗人属于完全的虚构,但其中的时代性则是真实的,时代之变引发了诗歌之变。

记者:您获誉很多——鲁迅文学奖、蒲松龄全国短篇小说奖、庄重文学奖、林斤澜短篇小说奖等,您认为是什么成就了今天的您?

李浩:我个人不觉得我做得有什么特别……只是一个读书人的本分,一个写作者的本分而已。至于得奖,它其实多是“意外”,在获得鲁迅文学奖的时候我曾开过一句玩笑:“我的获奖似乎可以证明,天上不光能掉馅饼,还有可能掉下林妹妹”。后来我担任过全国儿童文学奖的评委、鲁迅文学奖的评委、河北省孙犁文学奖的评委,我更为明白得奖的不易和“偶然性”——当然思想品质和艺术品质还是首要保证的。

我阅读,我写作,书斋生活构成我的基本日常。如果说我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或所谓的“过人之处”的话,那就是我的耐心比多数的人足。在我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我会反复强调,耐心是一种才能,甚至是最大的才能,文学需要老老实实的态度,其实一切的事业都应是如此。

记者:您现在的工作重心是什么?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?

李浩:我现在的工作重心一是写作,二是教学。写作是我必须要进行的,而且我还有狂妄的野心在;教学,是我到河北师范大学工作的另一重心。

今年,我开始做的一件事是撰写《匠人坊:中国经典短篇小说解析》,主要谈论分析鲁迅、张爱玲、沈从文、莫言、余华等人的经典短篇小说,现在还没有最终完成,它也将是我2019年的重点工作之一。我会继续坚持小说和诗歌的写作,未来我希望能写得好,更好。我对题材的计划性不强,只是希望坚持,争取更好一些。

40年之最

最高兴的事:

2006年,我进入河北省作协成为专业作家。另外,到河北师范大学任教,也是让我高兴的事。因为我小时的两大愿望都实现了。

最“乌龙”的事:

2007年,中国作协某位朋友发信息给我,说“已获鲁迅文学奖”。我想都没想,发过去“祝贺祝贺”,后来他告诉我“是你获得了”。我感觉很不真实。这个不真实感一直持续到我去绍兴领奖。

最忐忑的事:

2004年,我第二次坐飞机。当时小飞机在雨中起飞,颠簸得很!我心跳极快,下飞机的时候满身大汗,脸色苍白,而我的邻座、有恐高症的章德宁女士竟然睡了一路。她问我:“你不舒服吗?”我羞愧得不知怎么回答。

更多
返回上一页】  【打印】  【回顶部】  【关闭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楼市专题
沧州新闻 相关资讯
楼盘展示更多..
天成嶺秀
均价:14000元/平米
沧州-运河区团购
御湖公馆
均价:待定
沧州-高新区团购
恒大悦府
均价:16500元/平米
沧州-高新区团购
颐高智慧园
均价:待定
沧州-新华区团购
嘉禾一方花园
均价:待定
沧州-运河区团购
沧州保利花园
均价:待定
沧州-运河区团购
泰享嘉府
均价:待定
沧州-运河区团购
最新资讯更多..
热门资讯更多..

沧州房产网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楼盘信息全掌握

沧州房产网手机版

随时随地查看楼盘信息

0317-4910920

沧州房产网服务热线